FC2ブログ

Always be with Kappei

Strong focus of what I want...

緒方和彥去死去死團



抱歉,作者是個廢。

衝忙趕的(天知道我兩個月在幹什麼),錯字等我旅行回來再改(跪地)









2月14日,平凡而又神聖的日子。

有戀人的人們,自然想象自己的對象所送的巧克力是怎樣。

沒有的,也期待著能在今天等到一份意外驚喜。

而強調自己沒有戀人的水澤涉,卻擺著一張臭臉坐在寫真部的椅子上。

一腳重重地落在牆壁,他可沒有在為露木放學後立刻消失不見的事在生氣。

又是一腳,這次把眼前的雜志堆踢翻在地上,他其實一點也沒有在期待,真的一點也沒有。當然了,因為他們不是戀人,這還是他自己說的。

『如果能得到水澤君送的巧克力,絕對能讓我高興一整天呢』在耳邊的呢喃,為此,他才硬著頭皮進入那間滿是粉紅色心心的店裡去買了一包巧克力回來。

明明是這樣!這樣為難!最後卻被人拋下不顧......還說想看看他高興的笑臉.........這不就像個笨蛋一樣了嗎?!!

「說想要巧克力的到底是誰?!最後留下我一個人放學的又是誰——?!!」悔恨地咬著唇,死命也不肯哭出來。

誰會為露木哭啊!!別開玩笑了———!!

「等一下啊,水澤。這個弄壞可不得了。」

想拿著相機去丟卻被阻止,緒方把水澤手上的相機奪回來,並把它放到櫃子上。

「這可是要用一年部費才買到的呢,這相機。」

「啊.... 不好意思...」被金額嚇了一跳的水澤,立刻回復冷靜「都是露木那混蛋的錯!」

「嘛嘛—是露木害我們小貓咪生氣了嗎?」把旁邊的椅子拉過來,一把坐在水澤的面前。

「別叫我小貓咪,緒方!還有別摸我的頭!!」

「誰叫小貓咪一臉想哭的表情,讓人想疼愛疼愛一下~」

「才沒哭!」水澤氣憤的別過臉。

「眼眶都是淚水,這種話說不過去啊。露木對你做了什麼過份的事嗎?」

用力地點了頭「那混蛋可過份了!」

「他不是把女孩子送他的巧克力全都給你了嗎?」

確實,在午休時間,露木把所以女孩子送他的巧克力都用紙袋包起,全轉送給水澤了。

「你怎麼會知道的?」

「露木那傢伙很討厭甜食啊。而且這樣,水澤就不用妒忌了嘛。」

「誰會妒忌啊?!他跟我一點關係也沒!」依舊紅著臉地否認。

「真的嗎?身為學生會會長的他很受歡迎啊,看著這麼多女孩子給他巧克力,你真的一點想法也沒?」

「這... 這個... 是... 是有一點不高興啦..」被緒方敏銳地發現了,水澤小聲地回答。

「這麼坦白的小貓咪好可愛呢~~~~~~」

「囉唆!別叫我小貓咪啊!!」

「雖然露木不喜歡甜食,但還是想得到一個人的巧克力,那是誰呢?」

「咦...?」緒方突然認真起來,讓水澤不會反應。

「那傢伙在等水澤送的巧克力啊。」

「在等嗎.....」

「露木一直想從你手上拿到唯一的本命巧克力啊。就算討厭甜食,只要是水澤送的話,露木那傢伙一定會拼死吃完。」

「那是說謊的!!」

「水澤....?」

「若真的是這樣,怎會留下我一個人就走掉?我... 巧克力還沒送.......!」

「嘛嘛,小貓咪。就算是一百yen的什麼的巧克力也好,也隨便先送給他嘛。」

「我有好好的買了啊!!」按著制服的口袋大喊。

口袋裡裝著的正是要送給露木的巧克力,並不是義理的。

今天送的巧克力,是有著特別意義這點,他自己非常清楚。

「那個人說有事辦什麼的,就衝衝跑掉.... 果然,他根本一點也不想要我送的巧克力吧....」從自己口中說出來,感覺更力寂寞,若是直接從露木口中聽到,他一定會接受不了「那可是變了妝才敢買回來... 很丟臉的啊....」

「水澤也辛苦了」輕拍了肩膀

「露木什麼的.... 露木什麼的....」凝視著天花,咬著唇,「最討厭」這種話卻說不出口。

「來吧,水澤!我們一起來喝酒!」緒方站起來,在冰箱裡拿出兩罐啤酒。

「咦?!」被塞下啤酒的水澤來不及反應「芳流呢?你不找他嗎?」

「芳流他從中午開始就不在了」說著打開了啤酒喝了一口「我正好和你一樣被戀人甩下了」

「在學校喝這個好嗎......」看著手中在冒水珠的啤酒

把水澤手中的啤酒拿過來,開啟並灌到嘴裡「喝吧!來互相安慰我們這對被甩聯盟~~~~!」

「嗚唔唔唔唔———!」拼命推開了啤酒,用袖口擦掉流到脖子上的啤酒。

果然假面優等生都是混蛋啊————



* * *


張開眼的那一刻是矇矓的。

身上一張溫暖的手在身上遊走,很癢。

「露......露木......?」

「啊啊~小貓咪,這個姓我好久沒用了」

「緒方?!」想爬起來,卻沒有力氣。

「你喝醉了。」邪笑「想不到這樣你就會醒過來呢」

「啊....... 你在掽哪裡啦!!」用力甩開在胸前的手。

「真可愛的反應呢~~難怪露木這麼喜歡你~~~」

心就像突然往下沉「他明明..........就不理我走到了....」

「果然,小貓咪的泣顏很誘人呢...」用手背撫過貓咪的臉。

「我才沒有哭!!」

上方靠近的是那帶有花花公子感的臉,水澤下意識地別過臉,避開嘴唇,卻被吸啜著脖子。

「笨蛋... 嗯.......芳流會生氣的!!」

「反正他也不理我了」苦笑著「如此,我們來出軌一次吧」

「這是兩碼子的事啊!!!」

「好了,醒著的小貓咪果然很吵」把剩下的啤酒也灌到水澤的嘴裡。

酒在唇的兩邊流下,嗆到而拼命咳嗽,那種勁卻讓頭痛得要命,先前酒還沒醒,卻再遇上衝擊,害水澤開始昏沈。

緒方啃著他的鎖骨,手往下脫著皮帶,沒有像露木的粗暴,溫柔地慢慢解開。

既然沒有被愛著,和誰做這件事也是一樣的吧,而且,緒方比露木更貼心更溫柔

但為什麼淚水卻不自制地滑下........?



「喀嗒——」


寫真部的門被躺開,芳流愉快的臉在下一刻變得驚愕,手上拿著的大花束被抱得更緊更緊,也許花莖早就被折斷。

「芳流!我.......」無法解釋的年少戀人,從躺著的人兒身上挪開,剛剛受摧情的氣氛完全消失。

「這是什麼意思?」白衣的戀人難以至信。

水澤很想解釋,卻發現自己昏昏沉沉什麼都做不了,褲子早就被脫到膝蓋,所有事情都難以分說。

輕挑的少年被賞以一拳,不是被戀人,而是銀框眼鏡的堂兄弟。

「露木.............」

學生會會長看來怒氣衝衝,趕到戀人前替嫋他整理衣物。

「露木..我.......」

唇吻走了一切的解釋,就像交纏的舌頭把想法送到對方的心裡。

就像想把靈魂吸走,被深深地吻著,一陣陣暈眩混和著酒氣,水澤全身攤軟,最後再次在露木的吻中進入夢鄉。

委員長再也不發一言,把夢中的戀人背起來,眼鏡藏不住背後的怒氣,狠瞪瞪地看著該部室的主人。

白衣快要把花束的包裝撕碎,空氣凍結得只剩下如此的撕裂聲。

罪魁禍首看來想要上前解釋,或者是道歉,但被拒絕了。

「我說過不準對我的東西出手」

踏出部室,之後的事,交給那對面臨決裂的師生,什麼都不想去想。

* * *

再次醒來,發現自己仍被吻住。

和剛剛的不同,這次是送上了溫水。

看到水澤睜開眼睛,露木依舊不發一言,把藥丸送到他手上。

茶几上的包裝,說明了那是醒酒藥,接過後也乖乖吞了進去。

他感覺到露木在生氣,從前因為自己的遲鈍也許到了後來才明白,但這次確實感覺到了。

明明不是戀人,明明什麼都不是,為什麼自己卻對這種狀況感到害怕不已。

沒有說話,在沙發上。

雖然只來過一次,他知道這裡是露木的家,淺白的牆壁,家具沒有多少簡單乾淨。

時鐘走動的聲音,每秒都在兩人之間發出聲響。

那樣的一秒就像十年,難過得讓人想哭,若這種沉默必須打破——

「你去了哪裡?」聲音小得不可聽見

露木抬頭卻沒有答話,顯然是聽不清楚,卻引出了新的問題。

「如果不是我趕到的話,你真想試試嗎,和緒方?」

「......那......那明明是你不顧我自己先跑掉......你下課後.........去了哪裡.... ?」

一開口的,並不是解開誤會,而是如此的問題,不解,連他自己也不明白。

依舊沒回話,但這次在書包裡拿出了一盒東西。

那是水澤最愛玩的電腦遊戲限量版,而且是當天發售的,即使如此,若不了預訂了,是絕對買不到的。

「為了買這個嗎?」聲音有些震抖,不知是什麼的感情,胸口就像被塞著的苦悶,鼻子一酸,眼淚看來快要掉下。

感動?

以為自己不重要,其實並不是,那種喜滲透在其中。

「只是想看到你的笑顏」

「我以為......以為你根本不想要我的巧克力了....既然這樣......」

「如果是涉,我什麼都想要」

漸漸地靠近,但水澤察覺自己不像平常那樣的想要反坑,只是輕輕向後微退。

「啪咧」

一聲很小的,於沙發上那對戀人身上發出。

水澤立刻摸向褲子的後袋,他立刻就察覺那是什麼東西裂開的聲音。

「有什麼東西破了嗎」露木把手伸向水澤摸向後袋的手臂。

搖頭...... 只能搖頭......

送不出去了...... 絕對... 送不出去了......

差點的背叛,如今破碎的巧克力,露木的溫柔,讓水澤接近崩潰的邊緣。

順著水澤的手,露木摸向了他想要掩飾的地方「啊.....果然已經濕了.......你就那麼想我嗎......」

「亂說什麼啊?!這只是巧力裡的酒.............!!」悟著嘴,有時他也很討厭自己很會自爆的性格。

就像發現獵物,露木把手開始向褲口袋伸移「我是不擅長甜食沒錯,不過涉的話」

「這....這才不是給你的!」 甩開了露木的手。

「你還有別的可以送巧克力的人嗎?」剛剛的怒氣再次湧上心頭「在這種日子」

被緊盯著眼睛的小貓,咬著唇說不出話,那是謊言,會讓他做出去買巧克力這種蠢事的人明明只有一個。

「就算是別人的我也要,只要是涉的東西,一切都是我的。即使是犯罪我也要得到。」

「........是........是給你的啦....大混蛋!!」別過臉逃離露木尖銳的視線「都破掉了啦!我不送了啊!!」

想要逃開,他已經不懂面對這種局面了。

他沒資格把巧克力送他,他沒有相信露木,自己卻差點出軌了。壞掉的巧克力如同宣判了他的死刑,只能離開了。

「是我的禮物,還沒有收到,不能回收回去。」豹沒打算放手,把褐髮男孩的手腕緊抓著,運用身體的重量把他壓住「....不是涉親自給的話.. 我都不會放開」

「已經被壓壞了啦!笨蛋!」

「壞了也是我的,壞的也好髒的也好,只要是涉的都是我的,我絕不讓它不經我而讓別的什麼人拿去」

為什麼....要如此的執著呢......?

「我要涉的禮物,親自送給我...親手送給我。」

為什麼他能如此強制?

右手的力度減少,水澤把手退回褲後口袋,露木盯著他的動作,一秒也不曾放開。

緩緩地把巧克力拿出來,專門為露木挑的水藍色盒子,被壓得趨巴巴,中央也稍微落陷下去。

「你看,都壓成這樣子了.....」

「把盒子打開吧」露木把手縮開,讓水澤的手回復自由,但依然壓著他不讓他逃跑。


把絲帶拉開,打開包裝紙盒「............都破破爛爛了..........」

看著特意買的巧克力大部份都裂開了,當中有幾顆裡的酒心也流了出來,果然....... 還是不應該提起,不應該拿出來。

「就算是壞的也要」在水澤的上方靠近,張開了嘴,就算等待餵食。

「你是小孩子嗎.......」

這是他的撒嬌嗎?

水澤挑了比較完好的巧克力,塞到露木的嘴巴裡。

「為了涉的這份心意,待會我會好好回報的..........」咀嚼著巧克力的露木,卻突然 表情微變「涉...是為了考驗我,還是你新的遊戲............ 」

「什麼?」

「你是訂了榴櫣苦艾酒的巧克力嗎...... 」

「呃呃?買的時間只剩下這種了?很難吃嗎???」

自己沒有嘗試,千萬沒想到會在這節眼上出錯。

「很難吃啊」捧過水澤的臉,出現了得逞的表情「我要你給我漱口」
.
「嗚唔!太........太突然啦....唔..」

「剛剛和緒方有沒有這樣!」

「......才沒有啊!!為什麼我要和男生接吻!!?!」

「也對呢,你不會和別的男性拉吻,女性也不行」用鼻尖摩擦了對方的「果然不夠,還得再漱 ......」

有了心理準備,水澤輕輕閉上了眼睛「唔.....唔嗯.........」

除下了礙事的眼鏡,把手滑入後背,仿佛數著脊骨,粒粒地往下摸「還得把這個身體也漱乾淨了」輕輕吻入頸脖,鎖骨。

「啊嗯....好癢」

「這裏......這裏,有沒有被緒方碰過 」

「.. 那裡....... 那......」一時語塞

「不光是心,連身體也要記住」用力啃咬

「痛!」

「要不要在這裏留個露木私有印章,用來防狼呢」

「我才不是屬於你的」推開,絕對不屬於任何人。

「如果涉喜歡口是心非的遊戲,我就好好陪你玩好了」把桌上的絲帶取過,把手綁了起來「不屬於我,那就讓你成為我的就好了」

「幹....什麼?!」

「如果涉不承認屬於我,那我就努力讓你屬於我好了......比如......做到懷孕...怎麼樣」

「我可是男生啊!你是白癡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上衣輕鬆被拉開,手滑向小腹

「哪有可能懷.........唔....!別亂摸!」

手不安份地在腰側撫摸「不承認麼,那為什麼腰會鍛煉得那麼好?沒關係,做到涉承認就好了」

「那是因為我是足球部的關係!」雙手被綁只能大喊示威

「那為什麼腰在扭動呢」啃咬上下起伏不定的胸腹「嗯嗯,這個巧克力的味道怎麼也消不掉,還是要涉的味道才能低銷呢」

「啊......啊嗯.....明明....剛剛沒覺得有什麼.......嗯...奇怪的味道啊......」

輕輕地吸啜起胸前的突起

「嗯.......不要......」

「還是讓涉嘗嘗吧,這是你的味道」傾身向前,再次把唇擁有「果然還是涉的味道最好」

再沒有反抗的貓咪,迎合著吻,舌頭在兩者間互相推送。

來到了下腹,豹再次仔細觀察「果然好吃到起來了啊」

「..別說.....嗯.....奇怪的...嗯.話」為什麼這個人到這種時候就會變得喋喋不休?

褲子嘩地一下就被拉下,顫巍巍的分身暴露在空氣之中。

「這裏好像也很想被吃呢」手伸向桌上那堆破破爛爛的巧克力,隨手拿了一顆放到口中

「我雖然不擅長甜食,但是是涉的話......就算變成沒牙的大叔也可以......不過......涉應該更喜歡有牙吧......」

「.....咦..?」

「比起舔,涉更喜歡這樣用牙咬吧」分身被輕咬住

腰部立刻因下身刺激弓了起來「啊!......別.別....」

豹卻威脅似地用力起來「乾脆把它咬下來,讓涉這輩子都不能花心,只能讓我一個人吃好了......」

「不...不要...... ....不會..........花心.......才沒有.....」腿無自覺地彎曲了起來,眼睛緊閉著不敢再看,卻讓感覺更加強烈。

露木非常樂於這種遊戲,繼續不可預計時輕時重地咬著已濕潤的分身,舌尖頂上小孔,饒有興趣地看著水澤的表情。

「啊......嗯啊.........」身體不安地扭動

「啊啊,果然涉的這裏也喜歡被我吃呢,涉,你看,這裏也吃滿了你的巧克力呢」
目光由臉轉向眼前粘滿巧克力的分身

「別看啊!笨蛋!」

「甜食太多可不好呢,還是要禁止一下的好」另一條絲帶也被拿過,轉轉綁上「讓它以後不要在我不在的情況下,隨便發情」

「啊....不.......放開.....」興奮被抑止,讓淚水開始湧出。

「放開?上面...還是下面?」繼續舔著那昂揚,淡然地問

「兩邊都.........」即使感到不會答應仍然回答

如預料般,口沒有放開,繼續吸吮著不斷滲出的白液,絲帶任何一方也沒被解開。

「啊.........嗚唔....露木.......」

想到之前發生的事,就生氣起來,胡亂抓了桌上的巧克力放到口中咬碎。「不行,我氣還沒消,剛才誰不承認是我的了......」

吻住了在掙扎的,巧克力在吻中傳遞來到了水澤的口中,輕輕放開嘴唇,卻把手指伸進其中。

「嗚..........我...嗯...........」不習慣言語,只能輕輕地吸著口中的手指

手指沒有留戀唇和舌的溫暖從口裡抽出,卻毫無預兆地插入後孔「啊~~~~~這裏也很喜歡涉的禮物呢」手指前後開始抽動

「啊..!」瞪大了雙眼「......唔....啊........」

「想要嗎?你是誰的?」

「....唔啊.....放開........」眼淚不斷地滑落

「真是口是心非的傻瓜啊,好吧,情人節,就當做是傲嬌的禮物好了」

咬上了分手再度吸吮,手指速度再次加快了起來,分身的絲帶猛然被拉開——

「啊....啊........ 不行了——嗯——!」在露木的口中解放,愛蜜全被吞下。

「真美味~~~~果然這樣才能消解甜食的味道啊......」

剛發洩的疲憊,讓水澤沒回話,只是晚晚地調整自己的呼吸,手腕的絲帶被解開,露木趁放鬆的時候一口氣進入到深處

「啊啊......果然也是......解放的時候進入特別緊呢」輕輕摩擦希望入口別再太緊

「啊...痛............」被解開的倆手抓緊了露木的背

「傻瓜...放鬆...不光是你會痛......放心,不是已經有潤滑劑了嗎?還是......你想再加點」看著桌上的巧克力

「......你.......要是真.........嗯...真的....不喜歡.............可以別吃..........」頭埋在露木的懷裡

「涉送的東西,絕不會不喜歡。所有的都要收過來,涉、身體、心、你的一切,都是我的,絕不留給別人任何空隙」

「露木...........」深深地抱緊如此心愛自己的人,頭依然埋在胸前「只要是你什麼都沒關係...露木的話......我會忍耐的..........」

「涉......」扳起紅通通的臉,深深而又疼愛的吻下,下身的動作開始急促起來

「啊.........哈嗯........慢.....慢一點」

「那......你喜歡快一點的吧......今天涉說過的話,我都當做是口是心非,我就原諒你吧,你是想快一點才對吧......」

「才.....才不是........哈啊.......欺負我....你就高興了吧....」

「涉...... 要是以後再敢......一定把你關到房裏鎖在床上再也不許下來」往敏感的地方用力頂上

「不要....關起來................明....啊......明明只要........你不放開......我就好了.........嗚唔」

只要再也不突然不見,永遠永遠也只是屬於你的。

「絕不放開......把你的心......身體...都關起來......鎖起來......關在我的心裏,一輩子也不解除徒刑........ 涉.....」抽插的動作加快起來。

「啊.....嗯嗯......露木..........露木.......」腦袋一片空白什麼也再也想不出來,只想要眼前的那個人再多抱緊自己一點

「涉......一起......」

「嗚..唔.唔唔——」

兩人在同一瞬間解放,沙發被水澤的弄髒,但兩人卻沒方開,繼續擁抱在一起。

「禮物......我想再收一次.................」

「.....咦..?」看著掉在沙發下的盒子「已經.......沒有巧克力了.....」

「這裏,還有很多吧......只要涉喜歡,每天都可以喂你吃..................」沒有拔出的分身再度抽動起來。

察覺裡面的還沒軟下來「...啊.......啊嗯...........還要做....嗎..... ?

「你的小嘴說著還要呢......那次只是懲罰,這次是真正的......」

「........嗯.......你........你果然最...討厭了.......哈嗯」噘著嘴抱怨

「啊~~~~~你是故意的嗎......真是口是心非啊~~~」用手搓揉腹前的分身

「才......啊唔唔.....才不是......哈...不要兩邊....」

「這裏一直在吸著我不放........果然是做過一次之後最棒..... 涉......」

「.......唔啊........你這混蛋........」

「..涉...」

「果然是......你一定.....在巧克力里加了什麼吧.....」

「....才.....才沒有.........」味道真的很奇怪嗎?

「加了名為涉的病毒我已經上癮了」

「這麼丟臉的........話.........別.......別亂說啊...」手撓著脖子

「啊啊......丟臉嗎......那明天就把這個,給緒方聽吧......好好地......讓他死心....」

「.......他....他沒有,在...在喜歡我..」

只是剛好都以為被甩了,才不是那種關係........

「就算你不是女人......就算不能懷孕......也能......做到......讓你心裏......一輩子......只能放得下我一個....」

「........露木...........哈嗯..........露木.............會送巧克力......只有...」

「涉...」用力頂入,身體再也停不下來「既然明白......就永遠不許在緒方面前喝酒......酒心巧克力也不可以,涉的巧克力......這輩子,只能送我一個....」

「嗚....唔......露木......快....快要....」

用力一抱,水澤坐在露木身上,改變體位讓分身頂得更深。

「嗯嗯......涉......一起....」

「露木.........」看著眼前疼愛著自己的人,悄悄把頭湊近輕吻「..露木.......」

「涉....」溺愛的再度把唇靠上「我也快要.....」

「已..已經....」

「...涉.....」


* * *


露木把水澤抱到床上,在棉被下互相擁抱

「對不起.....」每次被抱後都變得突別坦率「以後也不會再有....」

輕親額頭表示接受。

為什麼?他會如此地溺愛自己呢?為什麼?

稍微調整了位置,頭枕在露木的鎖骨,輕輕蹭了他的頸。

「涉,你今天怎麼這樣主動」吻著沒有反抗的涉

「...這...這只是.......情...情人節的殺必死!!」

「那再來多點殺必死吧」手伸到下方玩弄著涉的分身

「我沒力玩了....別再弄.....」輕推露木的手

「不行......還沒有腫......還能再來一次吧....」

「咦?」

「我要......再收一次禮物」在耳邊吹氣

「不會吧..... 這樣的情人節,我不要啊————」







終於給我寫完了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10/02/13(土) 22:02:24|
  2. 隨筆之言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5
<<12人問卷 | ホーム | 啊啊.......慘了>>

コメント

榴櫣苦艾酒!那是什么味道啊?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1. 2010/02/13(土) 23:31:04 |
  2. URL |
  3. 晴子 #jtwaJ13Q
  4. [ 編集 ]

請你問了XDDDDDD
  1. 2010/02/14(日) 00:08:35 |
  2. URL |
  3. 嵐鋒 #u2lyCPR2
  4. [ 編集 ]

真甜啊,情人节看最好了XDDDD
不过,高嘉一定更SWEET,哼XDDDDDDD
  1. 2010/02/14(日) 22:53:08 |
  2. URL |
  3. 秋 #-
  4. [ 編集 ]

我想知道,变装去买巧克力的涉是什么样子XDD
  1. 2010/02/15(月) 11:04:17 |
  2. URL |
  3. 芹 #xZ1ukmX.
  4. [ 編集 ]

噗!终于能上 网了!新年快乐!!
榴櫣苦艾酒——说实话,我还很想加纳豆呢XDDDDD
我也很想看高嘉啊,不过岚的露水更色气啊!XDDDDD,真是有如亲见甜到腻的故事XDDDD
  1. 2010/02/18(木) 20:53:17 |
  2. URL |
  3. 了 #-
  4.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nanfung.blog104.fc2.com/tb.php/603-79593c8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